我(I)
作詞:小寒
作曲:蔡健雅
 

當退去光鮮外表 當我卸下睫毛膏
脫掉高跟鞋的腳 是否還能站得高
當一天掌聲變少 可還有人對我笑
停下歌聲和舞蹈 我是否重要

我鏡子裡的她 好陌生的臉頰
哪個我是真 哪個是假
我用別人的愛定義存在 怕生命空白
卻忘了該不該讓夢掩蓋當年那女孩
假如你看見我 這樣的我
膽怯又軟弱
會閃躲 還是說 你更愛我

當一天舞台變小 還有誰把我看到
莫非是我不夠好 誰會來擁抱
我鏡子裡的她 好陌生的臉頰

哪個我是真哪個是假
我用別人的愛定義存在 怕生命空白
卻忘了該不該讓夢掩蓋當年那女孩
假如你看見我 這樣的我
膽怯又軟弱
會閃躲 還是說 你更愛我

我怕沒有人愛 不算存在 生命剩空白
卻忘了我應該誠實對待當年那女孩

假如你看見我 這樣的我
窩在個角落
會閃躲 還是說 你更愛我

會閃躲 還是說 你更愛我
 
ps 我比較喜歡蘇韻瑩的版本(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6dbL3HRkhw&nohtml5=False
 
在面對自我形象的課題時,我總是跌跌撞撞。有時候春風得意時,便自我感覺良好;有時候屋漏偏逢連夜雨時,就覺得自慚形穢。然而,這些得意、失意從何而來呢?細細想來,自己生命中的努力,多半是要爭取別人的肯定與掌聲——戲台上的人生,是演給觀眾看的;演活了一個角色,角色是角色,那,我在哪裡?
 
撲上粉底、塗上腮紅、畫上眼影、噴上香水,大家好愛那個我,
在聚光燈下,在舞台上又唱又跳的巨星;在攝影棚裡,是個大家的掌上明珠。
 
下了班、領了便當、卸了妝、洗完澡,
獨坐床前對鏡梳妝,已然忘卻自己為何而活,
身子空蕩蕩的運轉,心思卻神遊象外。
 
假如你看見我 這樣的我
膽怯又軟弱
會閃躲 還是說 你更愛我
 
我不敢說,我更愛你,但我知道有個人會說:「我愛你」,並且愛你本來的樣子。
那人是耶穌。
他愛你,是因為他創造你。
他愛你,是因為他在乎你。
不是你做了什麼、不是你的外表如何、不是你的豐功偉業、不是你的犧牲奉獻⋯⋯
他單單在乎你的需要,他看見我們生命中黑暗的角落,他卻願意親近我們。
 
對我是個不斷循環的挑戰,我要在此生之中,不斷的破碎惡者的謊言,「你不值得」、「反正你就是一直犯錯嘛!」、「偽君子!」,我的自我形象必須建立在神的眼光,「我是神的兒女」、「神要我做勝節的器皿」、「神說我們是世上的光和鹽」。
 
求主幫助我
2016.4.20 明天還有考試卻不想唸書的傍晚
文章標籤

花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