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606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前言:這是人文藝術講座某一堂課我的反思

 

這堂課用聽的簡直讓人心癢難耐。美食用聽的,不僅看不到、摸不著、吃不到,更討厭的是,別人還一直跟你講有多好吃,恨不得直接插上翅膀,立刻前往朝聖。

其實老師講了什麼、電影看了什麼,我是記不太得,但是卻勾起我對於食物領域有新的認識。我一直很好奇怎麼會有書快念不完的同學有時間自己做飯,然後還說這很紓壓?以前我會很不能理解為什麼會有下午茶店怎麼會有人能夠閒到可以在裡面坐上一個下午,然後也沒聊什麼正經事?不懂為什麼有人可以那麼看重食物的外觀、香味和精緻程度,每次都還要拍照打卡上傳,好像要召告天下一般?

 

我的朋友一直告訴我,這是一種享受生活的方式,但我始終不明白。

 

第一次做菜,是我高中二年級參加雄中雄女大露營的前一晚,我跟媽媽求救,「我不想被女生笑說不會煮飯⋯⋯」,所以媽媽就大方的讓我進了廚房一窺究竟。到現在那個畫面還烙印在我的腦海中,番茄炒蛋、炒茄子、⋯⋯,茄子浮在鍋子裡的樣子、炒蛋在翻炒的過程中逐漸固化⋯⋯,香氣四溢,嗅神經一致通過進入不反應期了。現在回想起來好笑的是,夜炊時圍在灶旁的大都是女同學,男生被晾在一旁嗷嗷待哺,身手矯健的勉強還插得上手,可以在旁端菜、洗碗。


        那次之後,便是來到大學之後展開的外宿生涯。大二那年寒假,家族團圓時辦了一個抽獎活動,各家都提供一些買來還沒拆封或使用的東西當作獎品,像是一種不用付錢的跳蚤市場。大夥兒坐在客廳聽我爸指揮輪流上台抽獎 。我抽到了阿嬤包的紅色金邊絲巾——金光閃閃,瑞氣千萬條的那種!但因著媽媽極力反對,並提出「對我並沒有實用價值」諸如此類的理由,所以我只好被迫重新抽獎,最後得到了一台行動果汁機。帶來台北之後,我就開始學習和果汁機培養感情,時不時榨綜合果汁、木瓜牛奶、奇異果鳳梨多多,人道我賢慧,我倒覺得榨果汁能解解悶。接下來,便開始替自己的早餐打算,煎蛋餅、蔥油餅、蒸饅頭⋯⋯多半都是買市售的半成品自己加工。到三下這學期,我上到人文藝術講座的飲食文學,我頓時覺得人生要自己來嘗試一些不同的事,於是那堂課一放學我就查了咖哩的食譜,立刻前往全聯採買食材,回家放下書包之後,沒有歇上半刻,馬上開伙了!


IMG_1178.JPG

那晚煮飯的經驗真的讓我十分舒壓!從洗菜、削皮、切塊,到開始翻炒鍋中物、依序加料,悶煮等待⋯⋯不管當中手忙腳亂、時不時還要check平板確定放菜順序,但是看見這些不起眼的原料在自己的手中竟然可以化腐朽為神奇,即使花了一個多小時煮飯,這種成就感讓人覺得值得,大概類比成吾家有女初長成的欣慰吧?!

IMG_1181.JPG

而大三這年擔任恩友社社長的忙碌步調,讓我也逐間開始檢討生活的模式⋯⋯又不禁讓我想起我前陣子在讀的書——唐慕華的〈國度的生命〉。
 

第二章     完整持守安息日,做為生命休息的方式

 

聖經的時間觀念:

 

……我們不是拚命工作來得到一些假期,而是先休息,然後出於休息的喜樂,再接著六天的工作。恩典先得回我們,我們再從恩典裡的自由,以工作回應恩典。

聖經很多段落都強調免於『免於擔心必須做太多工作』的這種自由。更正面來看,很多經文強調耶穌所展現的態度:神委派給我們的所有工作,都可以在神的時間裡完成,因為將那些工作託付給我們的恩典,也賦予我們完成的力量。

 

若不是耶和華建造房屋,

建造的人就枉然勞力;

若不是耶和華看守城池,

看守的人就枉然警醒。

你們清晨早起,

夜晚安歇,

吃勞碌得來的飯,本是枉然;

惟有耶和華所親愛的,必叫他安然睡覺。

(詩一二七1~2)

 

「我們往往害怕不能完成應該做的所有事情。但是,如果受到這種可怕的應該所壓迫,就顯出我們無力對抗文化中所強調的成就感,根本上拒絕倚靠恩典而活。」

 

「我們總是說要平衡和整合,但這可能只代表我們根本沒有這些。他認為工作狂是要被責備的。

如果我們停止夠久,因而能去留心,那也同樣會輕你我的生命往往是(通常?)失衡的。我們忍受巨大的壓力繼續工作,因為『向他人培育信念,或嘗試糾正世界不公』的工作永遠沒有盡頭。為什麼我們從事這些不太可能完成的任務,卻在不能完成時會感到那麼內疚?

 

是啊!神委派給我的所有工作,都可以在神的時間裡完成,因為將那些工作託付給我的恩典,也賦予我完成的力量。當我在忙碌的時候,我不需要羨慕別人可以有偷閒的時間;當我休息的時候,我也不要因著別人正在努力而對於自己的偷閒感到內疚。

於是我也開始把握一些生活當中的細瑣時光,找校園的某個角落坐下來禱告、或者看看課外書,學習把自己的生活壓力交託給上帝;後來我也逐漸不那麼排斥下午茶店或咖啡廳,我願意去裡面坐坐,處理自己的事情,可能是打人文藝術講座課的反思、剪輯送舊交接的影片,或者讀下禮拜考試科目的共筆。

        我逐漸明白,這是一種享受生活的方式。

文章標籤

花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分享一段〈國度的生命〉的文字

 

       聆聽神的優先次序,並持續重新評估中心關注,據此來衡量事情的次序,會釋放我們勇敢點從容地追求真正的工作。這「事」也釋放我們像真正的藝術家那樣,進行自己的工作。

       貝里引入藝術的觀點來提醒我們,如果相信自己是神的受造物,是有「神的塵土和呼氣」創造的「有靈的活人」,和其他神聖的受造物一起進行我們的工作;如果明白我們的自由,是要「在人類必朽壞生命的明顯限制下,對自己和其他受造物行善或行惡——那麼,我們所有的行為都具有重大意義」。再加上,由於我們是「有靈的活人,並且在道德上有自由抉擇,因此,我們都是藝術家。」我們製造所需要和使用的東西;我們也能塑造自己的生命,某程度上也塑造他人的生命。

 

       貝禮強調:「不論好或壞,負責或不負責,每個人都是藝術家。任何生命,藉著工作或不藉著工作,藉著好工作或壞工作,都無可避免地在改變他人的生命,改變世界。」因此,若將「藝術」、「工藝」和「勞動」分成不同等級的藝術,這是無意義的,甚至「具破壞力」。貝禮引述休凌的話,巧妙說道:「農人和陶匠都有宇宙性的功能。」無論我們做那種工作,如果藝術不佳,「都會侮辱或破壞創造」。

 

       正因為這樣,偉大的聖徒都認為工作就是禱告。因為我們是「有靈的活人,不朽的受造物」,是極度奧秘創造的一部分,我們設計製作或進行的一切,「對自己、他人和世界都有永恆的意義。」

 

       把工作視為藝術和禱告——這是多具啟發性的思考方式阿!這樣看待工作,會幫助我們意識到要去追求真正的工作,好使自己成為神應允我們禱告「願你的旨意成就」的器皿,「願你的旨意成就」的禱告也給我們權柄,向其他的選擇說不。以藝術家的身份進行工作,會要求我們拋棄任何阻礙神在恩典中為我們設想、並從我們而來的傑作(正如從以弗所書二章810節學到的)

 

       而且,愈根據「符合中心關注」的優先次序,充滿藝術性和懷著禱告的心來進行我們真正的工作,便愈能徹底獻出自己,也可以不再需要從社會得到成就感,而進入神愛的道路。正如杜尼耶指出:「生命的產能,不在於做多少事情的『數量』,而更多是在投入每件事情中捨己的『質量』。」當然,這一生我們永遠都不能完全效法三一神徹底的自我奉獻,但愈懷著禱告的心參與在神聖的藝術之中,我們的工作便愈能成為神的工作。

...節錄自〈國度的生命〉p.155-157

 

        生命的中心關注,是上帝要奪回我這個個體,有一天重聚於天家。而我現在所從事的藝術工作,就是在生活中塑造自己的生命,也在某種程度上塑造他人的生命。因此,如果我的藝術不佳,我就是在侮辱或破壞創造。願我手所做的一切,不是論量,而是論質,懷著禱告的心參與在神聖的藝術之中,我的工作變越能成為神的工作。

文章標籤

花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