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610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人體內分泌系統最高指揮官,名叫下視丘(hypothalamus)。他統率整個人體從幼年、青春期到更年期、進入老年的身體變化,沒有神經系統那麼迅速的作用,卻是持久的統御。

thalamus.gif

       有一天,下視丘問我:「你懂得感謝嗎?」

       我說:「應該懂吧」

       他又問:「那你接受別人的贈與時,你會表達感謝嗎?」

      「那當然」,我下意識的說。

      「如果那是長期的給予的呢?」他吞了口水,繼續說:「你還會感恩嗎?」

      我不懂了。「恩⋯⋯你想說什麼?」


      「我有個朋友,他住在胃臟的後面,叫做胰臟。最近他跟我說他的困擾,不知道為什麼,最近肌肉細胞、脂肪細胞越來越遲鈍,對於送出去的胰島素都不理不睬。」

      「恩,這叫第二型糖尿病,導因於胰島素抗性(Insulin resistance)。」我說。

      「不錯不錯。因為每次只要血糖快速大幅的上升,他就得盡快大量的付出,不僅累了他自己,而且也讓肌肉、脂肪他們習以為常,反應遲鈍了(receptor desensitizied)。」

      「哦,去敏感化(desensitization)。」我又賣弄了。

      「我就不是如此。我都是一陣一陣的給予我的部下——腦垂腺前葉,有人說這叫做脈動型釋放(pulsatile release),他每每接受到我的刺激之後,就會做出反應,實在是懂事的傢伙。」

      「你的意思是他懂得感恩囉?」

      「是的,如果我總是給他一大堆,他最後就會習以為常,怠惰偷懶。」

      「哇,你這是操弄權術!」

      「可不是這樣,這是做人的道理。」他吞了吞口水,繼續說:「你喜歡吃滷蛋嗎?」

      「喜歡。」

      「我不喜歡。假設我吃的便當裡都有一顆滷蛋,我給你,你會不會開心?」

      「開心啊」

      「一天兩天、一週兩週,一個月過去了。」

      「每天都有蛋吃,真好」

      「結果有天,我有另一個也喜歡吃滷蛋的朋友來了,於是我把蛋給了他。你作何感想?」

      「欸,應該給我吧?」

      「非也非也」,下視丘學起天龍八部裡包不同的口頭禪。「這本來是我的蛋,我要給誰就給誰,你無權要求我。只是因為我習慣性的給你,你也理所當然的認為這顆蛋belongs to you!」

      「阿哈!我懂了!要在別人對自己好的時候即時表達感謝,要常常記得,即便別人是經常性、習慣性的給予,這也是恩典,是白白得來的。自己要適度覺察。」

      「孺子可教也!」下視丘緩緩點頭。「所以我採取這樣間歇性的付出,也是為了讓腦垂腺前葉保持敏銳,不至於影響全身內分泌失調。」


       活在恩典裡,時常讓人忘記這些恩典是有代價的。便當裡的滷蛋也是要付便當錢才能得到的,基督裡的無窮恩典也是來自於上帝付上無可計價的代價。

       人總是軟弱,我也不例外。忘記自己身邊的人事物,其實並非理所當然。人會因為疼你,對你付出,或大或小;人會因為關心你,替你找想,或多或少;人會因為愛你,給你空間,或近或遠;人會因為惜你,給你時間,或長或短。我也在學習,如何不把每個人事物當成理所當然,而是懷著感謝上帝的心,面對每個大大小小的恩典。

 

       願我更曉得如何愛你。

圖片來源:http://www.news-medical.net/health/What-is-the-Thalamus.aspx

文章標籤

花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和104年度的主席聚餐,會中玩真心話的時候,抽到了「你最喜歡什麼顏色?」
//
藍色、灰色、黑色⋯⋯這些百搭的顏色,都是我的喜愛。但從某個時間點開始,我開始不對顏色這麼要求,覺得凡眼所見的受造物,都很美好。
//
到底,是怎麼看出顏色的呢?
 
談談眼球的結構吧!

眼球分層

       我們的眼珠子分成三層,由外而內分別是纖維層(fibrous tunic)、血管層(vascular tunic)和神經層(nervous coat; retina),其中神經層(也就是我們熟知的視網膜)中的感光細胞會接受光刺激,將訊號依次傳遞給雙極細胞(bipolar cell)、神經節細胞(ganglion cell),再經過視神經、視交叉、視徑到丘腦、最後抵達大腦枕葉/紋狀皮質(striate cortex)形成感覺。
       視網膜中有兩種感光細胞,分為桿狀細胞與錐狀細胞。前者負責黑白感色,數量較多,為黑暗中視覺的來源;後者負責彩色(三原色:紅、藍、綠),數量較少,為明亮環境視覺的來源。原來我們眼睛中的細胞感受光線又感受色彩,賦予人類高度的感官享受。置身在上帝所造的世界當中,能夠享受祂在當中百下的各樣色彩,實在是一件很棒也值得感恩的事情!
 
       不曉得進入神國之後,會不會人眼可以看見這世上被稱為那「不可見」的光呢?好期待被上帝驚艷 :)
 
引用出處:
  1. McKinley Human Anatomy 3rd txtbk
文章標籤

花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個禮拜日,教會邀請了張文亮老師來分享,題目是〈有誰聽過大海的座頭鯨歌唱?〉,經文是:
神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像、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使他們管理海裡的魚、空中的鳥、地上的牲畜,和全地,並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蟲。
〈創世紀〉一章26節
 
上帝為什麼造大魚?
營養份的儲存
       大自然的水域和人為的水域很不同。我們的水庫因為太過肥沃導致優養化,沒有大魚在裡頭生存;反之,在越乾淨的海洋裡,越容易發現大魚、越有生物多樣性。這個道理同樣也應用在熱帶雨林。大魚是營養份的儲藏體,他們將養分快快地吸收,在死亡的時候沈到海底,慢慢的釋放。
 
大魚所教我的事
他所游的是他的選擇
 
       先來談談水筆仔。台北竹圍那一帶有台灣最大面積的水筆仔。「憨厚」的水筆仔沒有一般植物的防禦能力,因此在被蟲子咬食葉子後,沒辦法釋放植物激素警戒周圍的同種,一起抵禦外侮,所以他的葉子總是坑坑疤疤,掉落地面。不過啊,葉子卻是水筆仔最耐人尋味的部位。那地的螃蟹會將水筆仔的落葉撿回自己的洞裡,待其腐敗,食用上面的細菌;被海水沖走的水筆仔葉,也會漂流到數百、數千公里外的海域,分解出養份、嘉惠當地生態。「啊!台灣真是個偉大的國家。因為我們有種水筆仔。」張老師嘆道。
 
       座頭鯨有固定的安全航道,這是至今科學家仍在破解的謎。每一隻座頭鯨約莫可以唱45首歌,有的五分鐘、有的長達17小時,不是只在求偶,還可以提供海水深度、水溫的資訊、誘導小鯨往前游動。人類沒有辦法控制座頭鯨往哪裡游動,因為這是他的自由,他活在上帝創造的大水族箱裡頭;如果人類將他們關在人造的水族箱裡面,那就是剝奪他們的自由,便當沒意義。如果人類懂得營造一個良好的環境、保護他們的航道,座頭鯨游到這裡時,就可能向人類露面、打招呼;如果人類懂得保護紅樹林的生態,保育水筆仔,遠在天涯的國家也能得到我們的恩澤;如果父母懂得營造家庭美好的回憶、美好的氣氛,孩子就會自然而然地回到家裡.因為這裡最舒服。
 
       講到這裡,我實在很佩服文亮老師對自己專業的態度,不只是融會貫通、汲取新知,更是在當中遇見上帝——這世界智慧的根源。我就開始回想,醫學系四年級的我,到底在醫學的哪裡遇見上帝?
 
       還記得自己大二在念胚胎學時,讀到許多胎兒的畸形,雖說發生率是1/1000、或者更少,但往往是間質細胞(mesenchyme)生長缺陷、某段血管沒有閉合、或者某段自主神經節的缺失,這種小小的缺陷,就造成人長大後的畸形。而我,竟然還能健健康康地坐在書桌前讀胚胎學。我不禁讚歎上帝創我的奇妙可畏與賜給我身體健康的恩典(在此我先不論述為什麼上帝允許這些缺失發生,這是個big issue),當下我立刻打回家給老媽,說謝謝你把我生得很健康ˊˇˋ;在讀大體實的那段時間,從學理中進深到實作,許多以往的知識躍然紙上,在那段雖然崩潰但卻是驚艷上帝的期間,實在被上帝碰撞不少,回味無窮。
 
       這學期初我蠻混亂的,花了不少時間尋找活著的意義,雙十連假甚至還回家問老爸老媽:「活著要幹麻?」,還好不是為了生活費鬧自殺) 😛 。不只是老爸老媽、故友家豪也告訴我,有的時候不要去想這種問題,當我認真的生活時,會漸漸能夠體會;但是如果鑽牛角尖在「凡事都要有意義」的論點上,恐怕只會裹足不前。
 
       靜下心來讀讀國考,開始認真的「聽」每堂課程老師所要講的內容,才漸漸體悟到讀書的真諦——認識造物主——成為近期讀書的喜樂。雖然說我不能和文亮老師一樣在生態環境工程的知識上有同等的深刻,但我相信在醫學的領域裡,上帝也會讓我看見祂的美、祂的善和祂自己。
 
2016.10.18 午夜
文章標籤

花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耶利米書十二章14-17

耶和華如此說:「一切惡鄰,就是佔據我使百姓以色列所承受產業的,我要將他們拔出本地,又要將猶大家從他們中間拔出來。我拔出他們以後,我必轉過來憐憫他們,把他們再帶回來,各歸本業,各歸故土。他們若因勤學我百姓的道,指著我的名起誓說:『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起誓』,正如他們從前教我百姓指著巴力起誓,他們就必建立在我百姓中間。他們若是不聽,我必拔出那國,拔出而且毀滅。」這是耶和華說的。

上帝對這些當時與以色列為敵的國家(被認為是亞蘭、摩押和亞捫)發出預言,他們要被「拔出來」,但自己隨後又要對他們「施憐憫」。聖經中很少提到上帝對於以色列仇敵憐恤,上帝藉由這些國家來管教以色列人,卻又鮮少提到這群人的將來,好像上帝只是把他們當成工具人,修理悖逆的以色列人的屁股,然後等以色列人願意順服之後,上帝就讓這群外邦人自生自滅。我以前很納悶:「那這群人不就是注定要下地獄嗎?上帝造他們竟沒給他們一絲盼望?」
 
然而,卻非如此!上帝回應耶利米對於仇敵亨通的不解與埋怨(十二章1-4節),如果這些惡鄰改信耶和華,他就必使他們建立在他百姓之中;但他們要是不肯,所面對的就是拔出與毀滅。
 
原來啊,主的憐憫與公義是一體兩面的;主的憐憫不是只留給以色列人,外邦人的救贖也早就寫在他的宣教計劃裡了!
文章標籤

花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耶利米書八章7a
 

空中的鸛鳥
知道來去的定期
    斑鳩、燕子、與白鶴
也守候當來的時令
Even the stork in the sky
  knows  her appointed seasons,
and the dove, the swift and the thrush
  observe the time of their migration.

       候鳥遷徙的目的是為了繁殖,找到一個更適合孵育下一代的環境。他們自己知道在什麼季節行動、留心他們遷徙的事,為什麼知道自己要遷徙?
 
       上帝透過外在的環境來告訴牠們季節的遞嬗:氣候、溫度、日照、食物、生理因素,柔聲的告訴牠們到了繁殖的季節、遷徙的季節、休息的季節。
 
       若是牠們不聽這些聲音,就沒有合適的條件孵出兒女、建立家庭、生活品質,很可能餓死、冷死或者內裡躁動,出現「遷徙不安」的行為。
 
       
       第七節後半說:「我的百姓,卻不知道耶和華的法則。」我們既是神的百姓,就當曉得耶和華的法則。知道甚喜愛什麼,不喜愛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上帝既然眷顧飛鳥,更何況是人呢?祂為了飛鳥預備最合適的生活方式——透過賀爾蒙的作用與外界環境的變化。因此,我們也該留心主的法則,來過一個討主喜悅的生活,相信主會為我們預備最好的。
文章標籤

花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前言

去年九月冠佑邀請我去看他在藝穗節的一檔演出,只是我剛好在社團負責人研習營,所以不能赴會。因此便答應了大四的畢業製作一定要捧場!雖說隔兩天有考試,但考試算什麼!)握拳

考試不算什麼,考試算分)攤手


海報

       《止痛糖漿》,是當代美國劇作家Rajiv Joseph(1974-) 的作品 Gluesome Playground Injuries,劇情為一對男女從八歲到三十八歲的友情,不按時間軸、每隔五年的相逢,道奇這個「意外製造機」每幕出現時身上沒有不帶傷口,總是為了證明自己勇敢而嘗試各種瘋狂舉動,「你要不要摸摸看我的傷口」、「我很勇敢」,來博得好友凱琳的注意,雖然毒舌但是很注重朋友的凱琳雖然都說「我不想理你了」、「好噁」、「走開」,但是兩人卻一直是很要好的朋友。(給我一種大仁哥跟又青姐的感覺)是帶著忐忑的觸碰、是練習初吻的親吻、是彼此精神的依賴、是絕口不提的愛著彼此、是心裡渴望擁有著彼此。

酷卡

       我很喜歡看戲的原因之一,就是能夠看到這齣戲劇在反應我人生中的某個面向,也往往挑動心弦、潰堤淚腺。大家的會心一笑來自人性最原始的共鳴。

       其一,孩子童真的對話,那種各說各話,是閃避尷尬、沒興趣的事物的最原始反應,也會扯東扯西開闢新話題,不管你的問題或話題有沒有告一短落。而孩子總是神氣地想展現自己最得意的東西,「你看我流血!」、「我肚子超痛!」,不禁讓我想到這次暑假環島的時候,遇見一個小男孩,神采飛揚的和我談論他養的獨角仙、大兜蟲、鍬形蟲,用怎樣的土質、調控溫度、⋯⋯簡直就是一名小小昆蟲專家了呢。邀請人家進入自己的世界,是慷慨的表現、是無私的分享,是人渴望的認同。啊!長大了的我,好像已經忘記如何慷慨的分享自己呢

        其二,當中有幾個橋段令我印象深刻,讓我想起一些朋友。

        毒蛇的凱琳讓我想起你。覺得你跟那個女生很像,總是嘴巴很酸,但我想,可能你不太曉得如何回應別人的愛或反應,所以選擇以你最慣習的方式,形成反射弧。學了好幾年,看完這齣戲,更刺激我「我能否接受這樣的互動方式?」,還是我要一直活在以往的框架,只能彬彬有禮、拱手作揖那種難以深入的關係當中呢?世上的友情千百樣,是否這種互動,雖稱不上美,卻算得上真。

        喔,還有你,我很重要的朋友。雖然我們一直在學習彼此相愛的路上磨得鼻青臉腫,但是我始終都在學習,也漸漸感受到你的重視而感到安慰。如果有天你真的跟道奇一樣,被閃電打到、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那時我們即便見面也不能談天、不能交心,我一定會受不了。不知道上帝會怎麼樣帶領我們,但就讓上帝來掌權吧!


        人生,相遇不是選擇,相處才是。

        被聚集在一塊的人,不是我的選擇,但跟誰相交、生命產生連結,才是我的選擇。

        我仍然有許多自己的限制,是個性上的框架、是對事情心中產生的原型,對朋友,也是如此。

        一個好朋友,不是只會給你拍拍手、鼓勵你油門狂催的往前衝,而是適時提醒你、提點你,好讓自己辯證心中的想法。

        我愛你們,只是好像一直不夠,我還在學習,求上帝帶領我。


想對冠佑說的話:

堅持自己夢想的男孩--冠佑

       哦!你真的很棒。從我高一看你在音樂課的表演Tangled,就覺得你不恥於勇於表現自己(不是帶著炫耀的那種),是很棒的特質,很直接的告訴別人,我喜歡藝術表演,乃至高三的時候你考到北藝大,很以你為榮!你設計的劇場很令人驚艷,旋轉的舞台加上垂降的布幕,在換幕的時候,給人一種隨著音樂透過時光機旅行的迷幻感(不是吸毒xd)。我不知道你還設計了哪些東西,但一定很努力!期待你下一場演出!加油)抱

 

10.03.2016 補記

文章標籤

花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