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雅興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前言

去年九月冠佑邀請我去看他在藝穗節的一檔演出,只是我剛好在社團負責人研習營,所以不能赴會。因此便答應了大四的畢業製作一定要捧場!雖說隔兩天有考試,但考試算什麼!)握拳

考試不算什麼,考試算分)攤手


海報

       《止痛糖漿》,是當代美國劇作家Rajiv Joseph(1974-) 的作品 Gluesome Playground Injuries,劇情為一對男女從八歲到三十八歲的友情,不按時間軸、每隔五年的相逢,道奇這個「意外製造機」每幕出現時身上沒有不帶傷口,總是為了證明自己勇敢而嘗試各種瘋狂舉動,「你要不要摸摸看我的傷口」、「我很勇敢」,來博得好友凱琳的注意,雖然毒舌但是很注重朋友的凱琳雖然都說「我不想理你了」、「好噁」、「走開」,但是兩人卻一直是很要好的朋友。(給我一種大仁哥跟又青姐的感覺)是帶著忐忑的觸碰、是練習初吻的親吻、是彼此精神的依賴、是絕口不提的愛著彼此、是心裡渴望擁有著彼此。

酷卡

       我很喜歡看戲的原因之一,就是能夠看到這齣戲劇在反應我人生中的某個面向,也往往挑動心弦、潰堤淚腺。大家的會心一笑來自人性最原始的共鳴。

       其一,孩子童真的對話,那種各說各話,是閃避尷尬、沒興趣的事物的最原始反應,也會扯東扯西開闢新話題,不管你的問題或話題有沒有告一短落。而孩子總是神氣地想展現自己最得意的東西,「你看我流血!」、「我肚子超痛!」,不禁讓我想到這次暑假環島的時候,遇見一個小男孩,神采飛揚的和我談論他養的獨角仙、大兜蟲、鍬形蟲,用怎樣的土質、調控溫度、⋯⋯簡直就是一名小小昆蟲專家了呢。邀請人家進入自己的世界,是慷慨的表現、是無私的分享,是人渴望的認同。啊!長大了的我,好像已經忘記如何慷慨的分享自己呢

        其二,當中有幾個橋段令我印象深刻,讓我想起一些朋友。

        毒蛇的凱琳讓我想起你。覺得你跟那個女生很像,總是嘴巴很酸,但我想,可能你不太曉得如何回應別人的愛或反應,所以選擇以你最慣習的方式,形成反射弧。學了好幾年,看完這齣戲,更刺激我「我能否接受這樣的互動方式?」,還是我要一直活在以往的框架,只能彬彬有禮、拱手作揖那種難以深入的關係當中呢?世上的友情千百樣,是否這種互動,雖稱不上美,卻算得上真。

        喔,還有你,我很重要的朋友。雖然我們一直在學習彼此相愛的路上磨得鼻青臉腫,但是我始終都在學習,也漸漸感受到你的重視而感到安慰。如果有天你真的跟道奇一樣,被閃電打到、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那時我們即便見面也不能談天、不能交心,我一定會受不了。不知道上帝會怎麼樣帶領我們,但就讓上帝來掌權吧!


        人生,相遇不是選擇,相處才是。

        被聚集在一塊的人,不是我的選擇,但跟誰相交、生命產生連結,才是我的選擇。

        我仍然有許多自己的限制,是個性上的框架、是對事情心中產生的原型,對朋友,也是如此。

        一個好朋友,不是只會給你拍拍手、鼓勵你油門狂催的往前衝,而是適時提醒你、提點你,好讓自己辯證心中的想法。

        我愛你們,只是好像一直不夠,我還在學習,求上帝帶領我。


想對冠佑說的話:

堅持自己夢想的男孩--冠佑

       哦!你真的很棒。從我高一看你在音樂課的表演Tangled,就覺得你不恥於勇於表現自己(不是帶著炫耀的那種),是很棒的特質,很直接的告訴別人,我喜歡藝術表演,乃至高三的時候你考到北藝大,很以你為榮!你設計的劇場很令人驚艷,旋轉的舞台加上垂降的布幕,在換幕的時候,給人一種隨著音樂透過時光機旅行的迷幻感(不是吸毒xd)。我不知道你還設計了哪些東西,但一定很努力!期待你下一場演出!加油)抱

 

10.03.2016 補記

文章標籤

花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前言:這是人文藝術講座某一堂課我的反思

 

這堂課用聽的簡直讓人心癢難耐。美食用聽的,不僅看不到、摸不著、吃不到,更討厭的是,別人還一直跟你講有多好吃,恨不得直接插上翅膀,立刻前往朝聖。

其實老師講了什麼、電影看了什麼,我是記不太得,但是卻勾起我對於食物領域有新的認識。我一直很好奇怎麼會有書快念不完的同學有時間自己做飯,然後還說這很紓壓?以前我會很不能理解為什麼會有下午茶店怎麼會有人能夠閒到可以在裡面坐上一個下午,然後也沒聊什麼正經事?不懂為什麼有人可以那麼看重食物的外觀、香味和精緻程度,每次都還要拍照打卡上傳,好像要召告天下一般?

 

我的朋友一直告訴我,這是一種享受生活的方式,但我始終不明白。

 

第一次做菜,是我高中二年級參加雄中雄女大露營的前一晚,我跟媽媽求救,「我不想被女生笑說不會煮飯⋯⋯」,所以媽媽就大方的讓我進了廚房一窺究竟。到現在那個畫面還烙印在我的腦海中,番茄炒蛋、炒茄子、⋯⋯,茄子浮在鍋子裡的樣子、炒蛋在翻炒的過程中逐漸固化⋯⋯,香氣四溢,嗅神經一致通過進入不反應期了。現在回想起來好笑的是,夜炊時圍在灶旁的大都是女同學,男生被晾在一旁嗷嗷待哺,身手矯健的勉強還插得上手,可以在旁端菜、洗碗。


        那次之後,便是來到大學之後展開的外宿生涯。大二那年寒假,家族團圓時辦了一個抽獎活動,各家都提供一些買來還沒拆封或使用的東西當作獎品,像是一種不用付錢的跳蚤市場。大夥兒坐在客廳聽我爸指揮輪流上台抽獎 。我抽到了阿嬤包的紅色金邊絲巾——金光閃閃,瑞氣千萬條的那種!但因著媽媽極力反對,並提出「對我並沒有實用價值」諸如此類的理由,所以我只好被迫重新抽獎,最後得到了一台行動果汁機。帶來台北之後,我就開始學習和果汁機培養感情,時不時榨綜合果汁、木瓜牛奶、奇異果鳳梨多多,人道我賢慧,我倒覺得榨果汁能解解悶。接下來,便開始替自己的早餐打算,煎蛋餅、蔥油餅、蒸饅頭⋯⋯多半都是買市售的半成品自己加工。到三下這學期,我上到人文藝術講座的飲食文學,我頓時覺得人生要自己來嘗試一些不同的事,於是那堂課一放學我就查了咖哩的食譜,立刻前往全聯採買食材,回家放下書包之後,沒有歇上半刻,馬上開伙了!


IMG_1178.JPG

那晚煮飯的經驗真的讓我十分舒壓!從洗菜、削皮、切塊,到開始翻炒鍋中物、依序加料,悶煮等待⋯⋯不管當中手忙腳亂、時不時還要check平板確定放菜順序,但是看見這些不起眼的原料在自己的手中竟然可以化腐朽為神奇,即使花了一個多小時煮飯,這種成就感讓人覺得值得,大概類比成吾家有女初長成的欣慰吧?!

IMG_1181.JPG

而大三這年擔任恩友社社長的忙碌步調,讓我也逐間開始檢討生活的模式⋯⋯又不禁讓我想起我前陣子在讀的書——唐慕華的〈國度的生命〉。
 

第二章     完整持守安息日,做為生命休息的方式

 

聖經的時間觀念:

 

……我們不是拚命工作來得到一些假期,而是先休息,然後出於休息的喜樂,再接著六天的工作。恩典先得回我們,我們再從恩典裡的自由,以工作回應恩典。

聖經很多段落都強調免於『免於擔心必須做太多工作』的這種自由。更正面來看,很多經文強調耶穌所展現的態度:神委派給我們的所有工作,都可以在神的時間裡完成,因為將那些工作託付給我們的恩典,也賦予我們完成的力量。

 

若不是耶和華建造房屋,

建造的人就枉然勞力;

若不是耶和華看守城池,

看守的人就枉然警醒。

你們清晨早起,

夜晚安歇,

吃勞碌得來的飯,本是枉然;

惟有耶和華所親愛的,必叫他安然睡覺。

(詩一二七1~2)

 

「我們往往害怕不能完成應該做的所有事情。但是,如果受到這種可怕的應該所壓迫,就顯出我們無力對抗文化中所強調的成就感,根本上拒絕倚靠恩典而活。」

 

「我們總是說要平衡和整合,但這可能只代表我們根本沒有這些。他認為工作狂是要被責備的。

如果我們停止夠久,因而能去留心,那也同樣會輕你我的生命往往是(通常?)失衡的。我們忍受巨大的壓力繼續工作,因為『向他人培育信念,或嘗試糾正世界不公』的工作永遠沒有盡頭。為什麼我們從事這些不太可能完成的任務,卻在不能完成時會感到那麼內疚?

 

是啊!神委派給我的所有工作,都可以在神的時間裡完成,因為將那些工作託付給我的恩典,也賦予我完成的力量。當我在忙碌的時候,我不需要羨慕別人可以有偷閒的時間;當我休息的時候,我也不要因著別人正在努力而對於自己的偷閒感到內疚。

於是我也開始把握一些生活當中的細瑣時光,找校園的某個角落坐下來禱告、或者看看課外書,學習把自己的生活壓力交託給上帝;後來我也逐漸不那麼排斥下午茶店或咖啡廳,我願意去裡面坐坐,處理自己的事情,可能是打人文藝術講座課的反思、剪輯送舊交接的影片,或者讀下禮拜考試科目的共筆。

        我逐漸明白,這是一種享受生活的方式。

文章標籤

花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前言】

       為了洗刷自己看甄嬛傳是耍廢的冤屈,決定要分享我的心得,證明自己不是打混摸魚的XD,雖然當初看這個的確有一點偷閒的目的(・ω・)ノ。不過話說回來,到底我為什麼會看這齣呢?前後推敲,左右是我姊姊推薦的(賣我老姊XD),再加上高二那陣子這齣連續劇是當紅炸子雞,什麼「賤人就是矯情」的名言佳句⋯⋯,讓我還真有一丁點兒好奇。

劇情大意】

       本劇講述甄嬛從一個不諳世事的單純少女成長為一個善於謀權的深宮婦人的故事。

       雍正元年,十七歲的甄嬛(孫儷飾)與好姐妹沈眉莊(斕曦飾)、安陵容(陶昕然飾)參加­選秀,她本抱著來充個數的念頭,可皇帝(陳建斌飾)偏相中了她的智慧、氣節與端莊,最­後三人一同入選。但因華妃(蔣欣飾)囂張,步步緊逼,沈眉莊被冤,安陵容變心,天真的­甄嬛慢慢變成了後宮精明的女子。皇帝發現年羹堯的野心,令甄父剪除年氏一族,甄嬛終於­鬥倒了華妃。但不久又遭人暗算,父親也被文字獄牽連而遭牢獄之災,生下女兒後,心灰意­冷的甄嬛選擇出宮修行。在宮外幸得十七爺(李東學飾)悉心照顧,二人相親相愛,只等有­機會遠走高飛。後因誤傳十七爺死訊,甄嬛為保全腹中骨肉,設計與皇帝相遇,重回宮中。­因生下雙生子,甄父的冤案得以平反,重新被皇帝重用,甄氏一族再度崛起。甄嬛多次躲過­皇后(蔡少芬飾)的陷害,最終扳倒皇后。可造化弄人,享盡榮寵的甄嬛,最終卻只能看著­心上人十七爺死在自己懷中。皇帝駕崩後,弘歷登基,甄嬛被尊為太后。

(以上參考 Youtube 影片說明)

我的反思】

        看這部多達76集的大型電視劇,在我看完的那一刻,我以為我可以得到解脫,誰料胸口竟覺得鬱塞。大夥兒時時刻刻攻於心計,伶牙俐齒地不肯在隻字片語上放過別人,前朝後宮又是個樣利益糾葛,人的情感好像被算計得價值扭曲,為得是皇上的真愛嗎?不是。為得是為著大清帝國效力嗎?也不是。全都只是得到皇上的「恩寵」、「信任」,再用這樣的權柄去利己害人。

        劇中真正愛皇帝的,華妃、皇后、剛入宮的甄嬛,端妃勉強充數。華妃對皇上的愛,是嫉妒以致極端的愛,是斷斷無法容忍其他妃嬪的,華妃的愛,是真的;皇后對皇上的愛,是憤恨自己姊姊入府強奪他的福晉之位、自己又樣樣不及姊姊純元出色,得不到皇上的關愛、誕下的皇子也夭折,以致心生妒恨,毒害自己的親姐姐,又彈壓六宮的各個妃嬪,皇后的愛,是真的;剛入宮的甄嬛對皇上的愛,是盼著有人可以一生一世獨愛著他一個人,卻不料在後宮中受盡各樣算計,也發現自己用情至真,卻只是純元皇后的替代品,以致傷心至極,離宮帶髮修行,剛入宮時的甄嬛的愛,是真的。

        然而,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不得已。

        華妃無法控制自己囂張跋扈的哥哥年羹堯,仗著西北平亂之宮,功高震主,以至於「年」氏一族是絕對不能懷有龍裔的;皇后作為一國之母,必須用賢慧、慈愛的面具一直掩飾自己心中的恨意、隱藏得不到皇上垂愛的飢渴,終生還要一直扮演母儀天下的皇后;甄嬛在後期回宮是因為誤信允禮(十七爺)已死,為了要假天子之手,收拾當初與他結仇的人,不料,答應回宮之後,才發現允禮還活著,只好過著充滿愧對的日子。

        他們都渴望真愛,卻又得不到。叫人看了很難過。

        果真,鈕祜祿·甄嬛回宮之後,開始收拾祺嬪、鸝妃、最後是皇后,自己最後也順利登上聖母皇太后的寶座。然而諷刺的是,當他千方百計地將大權弄到手中,他所心愛的人,流朱、眉妝、允禮、浣碧都一一被犧牲,只剩下槿夕、小允子還伺候在身邊,實在沒幾個能夠信任的人。在得到的過程中,自己卻也不斷的在失去。

        這齣劇讓我想了很多,當今天皇帝(一個特別的人)的意志成為眾人要取悅、追求的目標,大家會無所不用其極的獻媚、討好他,試圖引起他的注意、信任,而皇帝卻要以有限的愛,來回應這一大群人的需要,實在是難以完全公正,每個人也難以在當中得到滿足,這是愛,是真的,卻是不足的。好在基督徒有盼望,我們作為基督的僕人,勵志討神的歡喜。

「我現在是要得人的心呢?還是要得神的心呢?我豈是討人的喜歡嗎?若仍舊討人的喜歡,我就不是基督的僕人了。(加一10)」

將來有一天,在天上,我深信他會這樣對我們說:

「好,你這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要把許多事派你管理;可以進來享受你主人的快樂。(太25:21)」

其餘我覺得值得推薦之處】

         我覺得這部戲非常引人入勝,總是有一想不到的轉折,在一方快要得勢的時候,中了對手的圈套、還有各種留意對手一舉一動的手段、更有許多顧左右而言他、明爭暗鬥的話術,讓人看了直呼過癮卻也膽戰心驚。片中插曲大多是已故歌手姚貝娜所唱,聲音婉轉動聽、如薄絲飄而未斷,片頭曲〈紅顏劫〉是我最愛的一首。其中的演員孫儷、蔡少芬、蔣欣、陳建斌等人的演技實屬一流。眼神眉頭都是戲,有聲無語皆是情。

         再來,他的文學濃度蠻高的,詩詞歌賦所出現的地方不外乎宴飲歡慶、男女情愛、思慕愛戀⋯⋯,讓我覺得有種在複習國高中的詩詞去的感覺啊!卻是有別於死背默寫的那樣深入探究詩人的情與意。

溫庭筠 〈菩薩蠻〉

小山重疊金明滅,鬢雲欲度香腮雪。

懶起畫蛾眉,弄妝梳洗遲。

照花前後鏡,花面交相映。

新帖繡羅襦,雙雙金鷓鴣。

 

杜秋娘〈金縷衣〉

勸君莫惜金縷衣,

勸君惜取少年時。

花開堪折直須折,

莫待無花空折枝。

 

〈樂府詩〉

江南可採蓮,蓮葉何田田!

 魚戲蓮葉間; 

魚戲蓮葉東,魚戲蓮葉西,

魚戲蓮葉南,魚戲蓮葉北。 

 

崔道融 〈梅花〉

數萼初含雪,孤標畫本難。 

香中別有韻,清極不知寒。 

橫笛和愁聽,斜枝倚病看。 

逆風如解意,容易莫摧殘。 

ps 此篇為拙見,歡迎一起分享討論 :)

文章標籤

花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前言】

上大學以來,我開始看戲,相聲瓦舍、劇設系同學演出、亞東劇團、天藝劇團、非常林奕華到聆實劇團。

一部好的戲,要能化進人的生命,像一滴墨滴入小池,暈染、撲散,甚至化為無形。讓人激盪、與過去自身的經驗、故事產生交疊,引發思考。

前些日子,聽說敬皿在忙這部戲,心中便難免好奇,想瞧個究竟。

劇本.JPG

好的正在為你尋找.JPG

正文】

全劇就是四個主角,分別演著不同人生劇本的戲。

宋君雅,一名相貌平平的女孩,想要打入朋友圈,卻總不被接納,認為是自己的錯。

葉凡,肩負著想照顧別人的期待,不敢讓別人來關心自己,強顏歡笑和事佬,背後哀怨誰知曉。

王語芯,光鮮亮麗的出現在人前,人後卻是孤寂,不敢讓別人來愛自己,深怕知道只是愛著自己外表的假象。

辰苡婕,很渴望被愛的女孩,卻屢遭歷任男友糟蹋,心中充滿自恨與自憐。

       自己好像當中不同角色的綜合體,帶著一點點不同人身上的成分。擁有宋君雅的冷靜裝酷、卻掩不住深邃的眼影和鮮紅的高跟鞋那想奪人眼目的意圖;像葉凡遊走在不同人際圈中的玲瓏、卻無奈著處在人群中,仍是隻身一人;帶著王語芯的脫俗外在、真實的情緒卻是自己拚命往肚裡吞、不敢吐露絲毫;渴望苡婕所想得到的那種愛,被呵護、被照顧,卻不能從人得到永遠的滿足。

       生活中,面對形形色色的人,我之於你像是君雅之於葉凡、你之於她反而是王語芯之於辰苡婕。人都帶著一點上帝的榮光、卻也同時帶著從亞當入世的罪性,人跟人的互動常常產生誤會、起衝突,卻時常沒有能夠將真實的感受說出來,往往害怕自己脫去保護色、卸下武裝會受傷,但掐指一算,自己又對幾個人真實過呢?

劇照.JPG

 

       當中幾句台詞(印象中)令我印象深刻:

      「我到底在找什麼?總是羨慕別人、厭惡自己,有這麼多不可以⋯⋯不可以做自己!」、「心有靈犀的夥伴只是我的妄想,努力打造一個令人羨慕的王語芯,然而沒有人知道,光鮮亮麗的外表下,是悲哀、是醜陋;與人的關係,越來越膚淺,我多麽希望別人的眼光散開,我好恐懼,覺得自己快要被揭穿了。我不能讓別人看見這樣的我。」、「生命中的軟弱,成為了我與人的連結。」

 

謝幕.JPG

Feedback】

       聽到這齣劇團成立的原因,實在覺得導演王琪很勇敢而且很有信心,除了身兼數職,也讓演員的生命能夠交織在一起。原本一場小小的福音茶會,變成現在一個福音劇團:)

       有點可惜,你們好像沒有考慮來北醫加演?但是好期待你們的第二部作品!

文章標籤

花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