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大使命

            記得青宣的時候,有段耳熟能詳的經文一直縈繞在我的腦海:耶穌進前來,對他們說:『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二十八:18-20

是「門徒」,不是平信徒。

憶起我七月初自己上山拜訪Yumin長老一家時,長老談起對於福音隊的期待,就是挑旺他們部落年輕人的信仰,因為這是只有基督徒團體才能做到的事。我聽了不禁暗自點頭,對這位長者的眼光與負擔深深尊敬,也不禁思索,如此福音化的山上國度,還需要什麼樣的福音。

 

怎麼當·靈修

           

            依稀記得自己當初已經確定自己可上山,所以沒有特別猶豫,就一口接下了鎮西堡靈修。

靈修組是個特別的組,除了關顧「大隊屬靈氣氛」,就沒別的事了。不像其他組別明確的任務,靈修組沒有拘束,擁有很多時間禱告。

剛開始還真是鴨子聽雷,被短短六個字打發了。感謝上帝的是,在靈修的同工討論當中,眼界逐漸被上帝打開——看見大隊上的慕道友,因此我們設立慕道班、配合大隊的異象聖靈的殿,設計晨更經文、看見在團契愛的氛圍中,大夥兒比較缺乏紀律,該如何要求⋯⋯;還有為了瞭解大隊狀況,便要與隊長討論、交通,來預備設計合適大隊現況的活動。

山下, 許多的行政事務、需要研討的內容,讓我閒不下來,無法關顧大隊,被迫不停的思想、討論、籌劃;上了山,我卻沒有實質的事情要做,而這樣的閒暇讓我蠻坐立難安的。剛開始服事的時候,看見各組都很有目標地向前衝,我被留在原地,默默地替大家禱告,既擔心沒有果效、也覺得心裡缺乏一種自己在做事的踏實感。

然而,我在禱告中被提醒,若不是耶和華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勞力;若不是耶和華看守城池,看守的人就枉然警醒。(詩篇一二七:1我的軟弱在神的面前再次暴露——在服事中,我慣習於倚靠自己的能力、期待別人看見我的努力、尋找著自我實現,然而神的慈愛卻安慰著我,即便我在主裡面安息、沒有工作,祂依然看顧、祂依然作工。即便我沒有踩在地上的踏實感,但凡事仰望神的服事,卻是與主同行的穩妥。

 

            學·禱告

 

我感謝主,讓我逐漸學習,以不同的方式替人守望。準備期與兩位靈修,拿著的大家的禱告單禱告、行前訓與敬皿中午在禱告室一起為著司馬庫斯守望、到了山上時,獨自一人的我開始思索能如何替大家禱告,禱告的時候我又特別容易分心,常常無法長時間專注。於是我便將禱詞寫在每個人的代禱單背面,再發回給個人,這樣的書寫也讓我較能專注。(願這些分享能夠給將來的靈修一些禱告的畫面)

 

後來,我有感動找隊長們一起禱告。我們便每兩天約一次禱告,其中也邀請頌亞、家豪學長(陽明)、宣惠一起禱告,真的是一段很美好的時光。能夠專注地為一個人在神面前的需要禱告,也能聽見別人為著這個人在上帝面前的懇切情詞。雖然沒有實質的解決這些單子上面密密麻麻的問題,但祭司的權柄——代求與獻祭——便是將這些帶到神面前,這樣也就足夠了。我又告訴你們,若是你們中間有兩個人在地上同心合意的求什麼事,我在天上的父必為他們成全。(太十八:19當我們在地上同心合意的求這些,神也會為我們成全。

 

            北陽·合一

 

            我們不拘是猶太人,是希利尼人,是為奴的,是自主的,都從一位聖靈受洗,成了一個身體,飲於一位聖靈。(林前十二:13

 

            去年我待在泰崗耳聞當時鎮西堡大隊分成兩校各自為政,氣氛蠻詭異的,今年便一直思索「兩校合一」,並且任何實行的辦法。上帝很戲劇性的讓我們的想法一直無法成行,學期間的退修會撞到北區大學新同工訓練會便告吹、場勘的時候只有與對方的組長短暫會面、準備期行前訓也都只各有一天短暫會面,該做的我似乎已經完成了,束手無策之際, 只好將這個異象交託給神。

            神並無忽略我們的祈求。祂憐憫我們,太愛我們以至於不希望知識、計謀、策略取代了祂,所以祂使用超乎我們意料的方式。住宿、編組混合的兩校,在彼此近距離的相處之下,逐漸地磨合出比此舒適的同工方式。我猜測,或許因著彼此陌生,多少加強了彼此的約束力!但我想感謝主的是,大家都彼此很願意順服,使得大隊上總是呈現著喜樂的氣氛。北醫隊長聖槐是個活潑、主導的人,陽明隊長秉仲是個穩重、隨和的人,之間的同工也是頗微妙,聖槐在每次看見需要、召集隊員的時候,會主動站出來,號召大家,「來哦!全世界都來廚房謝飯禱告!」,秉仲則是在一旁靜靜地配合,等候能夠配搭的時刻。有時候隊長之間會有些比較難溝通的事情,這時候上帝就使用我這個打圓場的來幫忙,以這樣和事佬的角色同工也真是很特別的學習呢!

            禮拜四深夜,找德鈞一起分享時,他便說到他在去年所做的禱告,在今年都被主成就了。他看見兩團契的合一、兩校的合一、兩群肢體在主裡的合一。

大合照耶.jpg

 

惡者的攪擾

           

            在服事過程中,惡者的攪擾是撒旦常見的伎倆。

 

            預備大隊晚禱的傍晚,我便開始詢問同工代禱事項。當中我分享了一點自己當靈修的心情,尚在學習之中的我覺得自己冗冗的、廢廢的,然而其中一句話令我十分介意,自尊心開始作祟,「我怎麼可能不知道怎麼當好一位靈修呢?」、「難道要由你來教我嗎?」,驕傲開始在我的骨子裡躁動。這時,我的手機響了,是姐姐從桃園機場打電話說他要回去德國念書了。話筒中的聲音讓我想起暑假短暫相處那段美好的日子,不禁開始鼻酸。

 

            「主啊,你真會挑時間。為什麼是現在?」

 

正當心中滿溢著不甘與難過時,大家紛紛步入會場,禱告會當前我竟是這種軟弱無力的光景。我禱告神說:「主啊,我真的不行,求你幫助我!」有節經文說:你們所遇見的試探,無非是人所能受的。神是信實的,必不叫你們受試探過於所能受的;在受試探的時候,總要給你們開一條出路,叫你們能忍受得住。(林前十13」神果然施憐憫,讓我雖然在帶禱告會,仍然能夠享有禱告中的平安。

            後來和別人分享這段經過時,便被提醒說,在服事當中要小心惡者的攻擊,必須在靈裡儆醒,拒絕相信來自惡者的謊言,單單地信靠神,以祂的眼光看待自己

 

成長的喜悅

 

            耶穌的智慧和身量(或作:年紀),並神和人喜愛他的心,都一齊增長。(路二:52

 

世上最令我喜悅的事情,莫過於看見人們信了基督,生命得著改變。

 

山上的孩子,也在年復一年的陪伴之中,逐漸長大。記得前年,P是三劍客之首,超級調皮。身高矮了我一顆頭,體力卻毫不遜色,總是要耗盡兒童組組員的體力才肯善罷干休! 今年碰到他時,已經到了參加青年營的年紀,而且身高已經高出我些許了。雖然說調皮的性子可能還需要幾年來磨練成熟,但這孩子對於天父的認真,在第四天青年晚會的立約時段,深深的打動了我。

所有青年要在這段時間向上帝立約,「我願意為了上帝,改掉⋯⋯」、「我願意為了上帝,開始⋯⋯平時愛亂跑大叫的P和他的三五好友,竟然乖乖地坐在椅子上寫字,轉過頭來問我:「我可以寫什麼呢?」、「頂嘴的『嘴』要怎麼寫?」、「欺負的『負』怎麼寫?」,我便感謝神:「主啊!他們在你面前的真實,你看見了,謝謝你讓他們如此單純!」

未來,我大概沒有辦法年年上山,但是我看見這些年輕的生命在主裡面逐漸增長,我心裡甚是興奮。即便我一年只上山一次,沒有辦法與他們共同的生活、一起相處,但最大的安慰,就是知道主與他們同在。

 

這,也就夠了。

 

最後的期勉

           

他們回到約書亞那裡,對他說:眾民不必都上去,只要二三千人上去就能攻取艾城;不必勞累眾民都去,因為那裡的人少。於是民中約有三千人上那裡去,竟在艾城人面前逃跑了。艾城的人擊殺了他們三十六人,從城門前追趕他們,直到示巴琳,在下坡殺敗他們;眾民的心就消化如水。(書七:3-5

 

願這次與陽明合作成功的經驗,不要成為我服事上的驕傲

願我不滿足於心中現有的喜悅感動,而停止在神話語上的扎根。

願我的生命在福音隊當中,不是成為倚老賣老的學長,而是更願意謙卑委身的人。

 

以色列人在攻下大城耶利哥之後,便倚仗得勝的經驗去攻打艾城,卻因著過度自信、缺乏禱告以及不順服,倒被艾城的人擊殺三十六人。願這樣的歷史故事,成為我的警惕,在日後的服事,永遠記得謙卑、禱告和順服神。

DSCN4601.jpg

 

 

2016/8/22

12:53 AM 宇揚

 

Special thanks:  謝謝文茹提供照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花花 的頭像
花花

花花視界

花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Enoch
  • It's pleasant to read your article in Hong Kong. We only shared a little about the short term mission trip that day. Through reading your experience sharing, I am also touc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