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去年九月冠佑邀請我去看他在藝穗節的一檔演出,只是我剛好在社團負責人研習營,所以不能赴會。因此便答應了大四的畢業製作一定要捧場!雖說隔兩天有考試,但考試算什麼!)握拳

考試不算什麼,考試算分)攤手


海報

       《止痛糖漿》,是當代美國劇作家Rajiv Joseph(1974-) 的作品 Gluesome Playground Injuries,劇情為一對男女從八歲到三十八歲的友情,不按時間軸、每隔五年的相逢,道奇這個「意外製造機」每幕出現時身上沒有不帶傷口,總是為了證明自己勇敢而嘗試各種瘋狂舉動,「你要不要摸摸看我的傷口」、「我很勇敢」,來博得好友凱琳的注意,雖然毒舌但是很注重朋友的凱琳雖然都說「我不想理你了」、「好噁」、「走開」,但是兩人卻一直是很要好的朋友。(給我一種大仁哥跟又青姐的感覺)是帶著忐忑的觸碰、是練習初吻的親吻、是彼此精神的依賴、是絕口不提的愛著彼此、是心裡渴望擁有著彼此。

酷卡

       我很喜歡看戲的原因之一,就是能夠看到這齣戲劇在反應我人生中的某個面向,也往往挑動心弦、潰堤淚腺。大家的會心一笑來自人性最原始的共鳴。

       其一,孩子童真的對話,那種各說各話,是閃避尷尬、沒興趣的事物的最原始反應,也會扯東扯西開闢新話題,不管你的問題或話題有沒有告一短落。而孩子總是神氣地想展現自己最得意的東西,「你看我流血!」、「我肚子超痛!」,不禁讓我想到這次暑假環島的時候,遇見一個小男孩,神采飛揚的和我談論他養的獨角仙、大兜蟲、鍬形蟲,用怎樣的土質、調控溫度、⋯⋯簡直就是一名小小昆蟲專家了呢。邀請人家進入自己的世界,是慷慨的表現、是無私的分享,是人渴望的認同。啊!長大了的我,好像已經忘記如何慷慨的分享自己呢

        其二,當中有幾個橋段令我印象深刻,讓我想起一些朋友。

        毒蛇的凱琳讓我想起你。覺得你跟那個女生很像,總是嘴巴很酸,但我想,可能你不太曉得如何回應別人的愛或反應,所以選擇以你最慣習的方式,形成反射弧。學了好幾年,看完這齣戲,更刺激我「我能否接受這樣的互動方式?」,還是我要一直活在以往的框架,只能彬彬有禮、拱手作揖那種難以深入的關係當中呢?世上的友情千百樣,是否這種互動,雖稱不上美,卻算得上真。

        喔,還有你,我很重要的朋友。雖然我們一直在學習彼此相愛的路上磨得鼻青臉腫,但是我始終都在學習,也漸漸感受到你的重視而感到安慰。如果有天你真的跟道奇一樣,被閃電打到、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那時我們即便見面也不能談天、不能交心,我一定會受不了。不知道上帝會怎麼樣帶領我們,但就讓上帝來掌權吧!


        人生,相遇不是選擇,相處才是。

        被聚集在一塊的人,不是我的選擇,但跟誰相交、生命產生連結,才是我的選擇。

        我仍然有許多自己的限制,是個性上的框架、是對事情心中產生的原型,對朋友,也是如此。

        一個好朋友,不是只會給你拍拍手、鼓勵你油門狂催的往前衝,而是適時提醒你、提點你,好讓自己辯證心中的想法。

        我愛你們,只是好像一直不夠,我還在學習,求上帝帶領我。


想對冠佑說的話:

堅持自己夢想的男孩--冠佑

       哦!你真的很棒。從我高一看你在音樂課的表演Tangled,就覺得你不恥於勇於表現自己(不是帶著炫耀的那種),是很棒的特質,很直接的告訴別人,我喜歡藝術表演,乃至高三的時候你考到北藝大,很以你為榮!你設計的劇場很令人驚艷,旋轉的舞台加上垂降的布幕,在換幕的時候,給人一種隨著音樂透過時光機旅行的迷幻感(不是吸毒xd)。我不知道你還設計了哪些東西,但一定很努力!期待你下一場演出!加油)抱

 

10.03.2016 補記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花花 的頭像
花花

花花視界

花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