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禮拜日,教會邀請了張文亮老師來分享,題目是〈有誰聽過大海的座頭鯨歌唱?〉,經文是:
神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像、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使他們管理海裡的魚、空中的鳥、地上的牲畜,和全地,並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蟲。
〈創世紀〉一章26節
 
上帝為什麼造大魚?
營養份的儲存
       大自然的水域和人為的水域很不同。我們的水庫因為太過肥沃導致優養化,沒有大魚在裡頭生存;反之,在越乾淨的海洋裡,越容易發現大魚、越有生物多樣性。這個道理同樣也應用在熱帶雨林。大魚是營養份的儲藏體,他們將養分快快地吸收,在死亡的時候沈到海底,慢慢的釋放。
 
大魚所教我的事
他所游的是他的選擇
 
       先來談談水筆仔。台北竹圍那一帶有台灣最大面積的水筆仔。「憨厚」的水筆仔沒有一般植物的防禦能力,因此在被蟲子咬食葉子後,沒辦法釋放植物激素警戒周圍的同種,一起抵禦外侮,所以他的葉子總是坑坑疤疤,掉落地面。不過啊,葉子卻是水筆仔最耐人尋味的部位。那地的螃蟹會將水筆仔的落葉撿回自己的洞裡,待其腐敗,食用上面的細菌;被海水沖走的水筆仔葉,也會漂流到數百、數千公里外的海域,分解出養份、嘉惠當地生態。「啊!台灣真是個偉大的國家。因為我們有種水筆仔。」張老師嘆道。
 
       座頭鯨有固定的安全航道,這是至今科學家仍在破解的謎。每一隻座頭鯨約莫可以唱45首歌,有的五分鐘、有的長達17小時,不是只在求偶,還可以提供海水深度、水溫的資訊、誘導小鯨往前游動。人類沒有辦法控制座頭鯨往哪裡游動,因為這是他的自由,他活在上帝創造的大水族箱裡頭;如果人類將他們關在人造的水族箱裡面,那就是剝奪他們的自由,便當沒意義。如果人類懂得營造一個良好的環境、保護他們的航道,座頭鯨游到這裡時,就可能向人類露面、打招呼;如果人類懂得保護紅樹林的生態,保育水筆仔,遠在天涯的國家也能得到我們的恩澤;如果父母懂得營造家庭美好的回憶、美好的氣氛,孩子就會自然而然地回到家裡.因為這裡最舒服。
 
       講到這裡,我實在很佩服文亮老師對自己專業的態度,不只是融會貫通、汲取新知,更是在當中遇見上帝——這世界智慧的根源。我就開始回想,醫學系四年級的我,到底在醫學的哪裡遇見上帝?
 
       還記得自己大二在念胚胎學時,讀到許多胎兒的畸形,雖說發生率是1/1000、或者更少,但往往是間質細胞(mesenchyme)生長缺陷、某段血管沒有閉合、或者某段自主神經節的缺失,這種小小的缺陷,就造成人長大後的畸形。而我,竟然還能健健康康地坐在書桌前讀胚胎學。我不禁讚歎上帝創我的奇妙可畏與賜給我身體健康的恩典(在此我先不論述為什麼上帝允許這些缺失發生,這是個big issue),當下我立刻打回家給老媽,說謝謝你把我生得很健康ˊˇˋ;在讀大體實的那段時間,從學理中進深到實作,許多以往的知識躍然紙上,在那段雖然崩潰但卻是驚艷上帝的期間,實在被上帝碰撞不少,回味無窮。
 
       這學期初我蠻混亂的,花了不少時間尋找活著的意義,雙十連假甚至還回家問老爸老媽:「活著要幹麻?」,還好不是為了生活費鬧自殺) 😛 。不只是老爸老媽、故友家豪也告訴我,有的時候不要去想這種問題,當我認真的生活時,會漸漸能夠體會;但是如果鑽牛角尖在「凡事都要有意義」的論點上,恐怕只會裹足不前。
 
       靜下心來讀讀國考,開始認真的「聽」每堂課程老師所要講的內容,才漸漸體悟到讀書的真諦——認識造物主——成為近期讀書的喜樂。雖然說我不能和文亮老師一樣在生態環境工程的知識上有同等的深刻,但我相信在醫學的領域裡,上帝也會讓我看見祂的美、祂的善和祂自己。
 
2016.10.18 午夜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花花 的頭像
花花

花花視界

花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鄭奕丘
  • 在我的心中你一直都很善用時間認真過好每一天~國考期一起加油吧!
  • 希望文亮老師的書也可以感動你!

    花花 於 2016/10/18 22:5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