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at You as a Doctor

 

進泌尿科的第二天,何醫師分派給我一個頗具挑戰性的case,聽說是個recurrent bladder tumorHistory taking 之中又發現他有心房震顫(Atrial fibrillation)、肺栓塞(Pulmonary embolism),有在服用抗凝血用藥、beta blockerARB

 

回到護理站,坐在隔壁台電腦的NP欣怡學姊開始考我:「學弟,你剛問了什麼?」「(開始回報)他這次是因為血尿住院,……」「他什麼時候知道自己有癌症的?」「啊,我忘了問這個。」一來一往被電出一些紕漏。

 

學姊又問:「醫師,你對他的處置有什麼看法嗎?」「哦,他有用降血脂跟ARB,就是要降血壓用的。」

「你覺得為什麼要用beta-blocker?」「誒對欸。他是有心房震顫,但這兩者有關係嗎?」

「之前他做24小時心電圖的時候有long pause 3.8 秒,所以我覺得應該是要prevent bradycardia。」「哦,有道理欸!」

突然覺得以前努力背得要死要活的藥理記憶被召喚回來了XD 跟學姊討論醫師的處置也讓我在clinical reasoning上有些進步,覺得蠻有成就感的!

 

三分甜

 

有天我跟何醫師的診。有個阿伯一坐下來,他太太就開始報告:「醫生啊,我先生他最近都吃很少欸,只有吃半碗飯。」

正在用電腦調閱病歷的何醫師皺起眉頭,轉過頭來說:「這不可能啊,你的大便變多了,吃的東西不可能變少!」

太太:「他最近很愛吃麵包。」

「一天吃幾個?」

阿伯:「我都吃兩個。」「內餡是紅豆。」太太連忙補充,「很甜的那種。」

阿伯又說:「我喝飲料都點三倍甜哦!」

醫生瞪大眼睛,看著他:「三倍甜?!不是三分甜嗎?」

阿伯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很自豪地說:「是三倍!」

「啊你為什麼喝那麼甜?」

「這樣才有味道啊!」

「你這樣下去會得糖尿病。」

阿伯不甘示弱,拿出一疊檢查報告。

「這是我在醫院裡做的檢查,糖化血色素跟血糖都正常啊!我沒有糖尿病!」

「不不不……糖尿病我是專家,你要聽我的!你這些數值其實都偏高,你再這樣下去,很快就會得糖尿病。」

經過一番討價還價,阿伯說:「醫生,我沒有辦法啊!」

醫生認真得看著阿伯,食指指著他說:「不,你知道辦法,你只是沒有決心!」

 

當下我覺得醫生實在是太帥了,整個眼神煞爆整間病房!!!

最後只見阿伯憂憂愁愁的走了出去。戒甜食,真難啊!

 

最佳拍檔

 

Uro的第二週,上週的intern學姊已經換到骨科了。查房後的換藥行程就剩下我和NP學姊了。

病人的病情變化不像多數電影一集就播完一部敘事,反倒像是連續劇一樣,每天劇情都會有些進展。在每天的查房、換藥當中,這些微妙的變化,縱使不起眼、不明顯,也映入眼簾。

上週Fournier gangrene 阿公開放性的陰部在整形外科的幫助下,傷口已經關起來了。縫線很工整,像是衣服上的縫線間距相等。這週幫阿公換藥就容易多了,用一般的紗布蓋上去就好了。

學姊也讓我多練習一些procedure,拆縫線、用拔釘器、拔CVC。記得需要拔釘的那位婆婆,從劍突到肚臍附近那裡釘了一長排壯觀的釘子,其他地方也有零零星星三五個。我和學姊在病房裡拔得滿頭大汗,後來乾脆脫下白袍,比起開空調自己舒服地替病人處置,還是要先減低病人的痛苦為先啊!婆婆很勇敢,雖然臉都皺成一團,但嘴裡還是一直說:「謝謝你們!」

有時候心理估摸著,不管我自己認定我現在是個Clerk多菜鳥,在病人眼裡我就是一名醫師了。熟練才能生出靈巧,該如何有專業的表現,該如何安撫病人時有的不安,都是如此。

 

2017.9.25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花花 的頭像
花花

花花視界

花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