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段充滿恩典的經歷。

從租車的那一刻起,就是如此。

星期五開完策工會之後,我和阿槐兩人去取車,早已聽聞台北市區的車況,有點害怕自己會走錯,阿槐坐在副駕只會比我更慌張了。「怎麼辦!我們走錯了!」這個畫面我能想像。 開回北醫的路上,討論到最近福音隊報名的狀況,我把一位學弟的狀況跟阿槐說。「哦我要問一下ㄇㄕ。」「我這裡該右轉嗎?」「不用,繼續直走⋯⋯不對!這裡右轉!」但我們已經錯過轉到信義路的機會。好在寶寶不緊張,寶寶U-turn,順利回到北醫停車。

場勘的那日,不知道哪來的信心,靠著半桶油,我們就直前勇往一路駛向鎮西堡。因為遲遲等不到牧師,就跟一位在路邊認識的溫爺爺開始聊天,聽他得談吐,感覺是個見多識廣的智慧人,從他對台北的熟悉、到對部落產業的分析,不得不佩服他老人家的觀察。隔一條街,有位大哥一邊洗車一邊聆聽我們的對話,「哎呀,你們在聽溫爺爺說故事呀?」,擱下手邊的工作,邁步向我們。

沒談多久,已經下午四點半了,該前往司馬庫斯了。大夥兒擠上了車,阿槐瞄了瞄儀表板,「糟糕,我們到得了嗎?我們的油只剩這樣了⋯⋯」,結果上帝就派剛才那位大哥幫我們加油  真的是遠超過我們所求所想!感謝讚美上帝!往司馬庫斯的路上,下著雨、飄著霧,卻感受到上帝的恩手開路,也逐漸體會什麼是「主的話是我腳前的燈,路上的光。」那般可以照亮前方僅僅幾步的微光,就是我需要的。若看見的太多,我可能因為未來的成功就先行怠惰、因為將來的苦而學會躲避;若是看見太少,我會因為沒有確據而失去信心、因為沒有畫面而丟了方向。手握著方向盤,但事實上是主的大手握住我的手。在每一個髮夾彎、在每一次會車、在坑坑洞洞的途中,祂以笑臉幫助我們。

禮拜日下山時,在內灣休息站小憩。沒想到這一停,車子電瓶就沒電,不管鑰匙怎麼努力地發,車子就是任性得癱坐在路邊。焦急如焚,我、煦恆和貝卡路上一連問了好幾台車的駕駛朋友,他們都說愛莫能助,因為沒有電池接線,就算再怎麼熱心,都沒有辦法提供實際的援助。最後,不知道是聽貝卡的哀嚎到耳根子軟了,還是真的憐憫我們的需要,一位大哥就爽快的開車過來,替我們解救!最後我們也一路順利回到北醫,途中都不敢熄火呢!

一整趟路我們都沒有走冤枉路,多虧有TN當專業副駕看google導航。在要還車的前一刻,在信義路上本該走地面的我們,竟被我駛上高架橋!上帝果然不容許我們驕傲 ;)

純真

我們何其有幸,禮拜六晚上可以參加司馬庫斯部落的文化之夜。還不只這樣,泰雅學堂也同台演出!看部落將泰雅文化的傳承何其看重,覺得上帝真的好愛這群原住民,他們可以用自己的音樂、舞蹈來將拜讚美神,也致力於傳承上帝給予他們那樣獨特的禮物。在介紹影片、歌舞表演中,孩子的歌聲有種奇妙的穿透力,他能夠穿透我充滿武裝的心靈,直搗黃龍地,探到最深處。

「我多久沒有這麼真過了?純真是我已經失去的東西了。」

怪不得聖經上寫:「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若不回轉,變成小孩子的樣式,斷不得進天國。」像孩子那樣單純的渴慕神。

輔導文弘哥也提說,當我們看見部落最美的一面而愛上部落的時候,也別忘記我們會服事到部落最醜陋的一面。頗富深意也尖銳的一句話,但也十成地提醒我要做好服事心態的預備。

 

想起去年我自己打的福音隊心得,

上山不再只是團契的例行公事/

而是一個操練愛與服事的機會/

吹著晚風 抬著頭看流星/

不再只是一種浪漫/

而是讚嘆神的創造以及發現自己的渺小/

遠離塵囂不再是一味地逃避難熬的生活/

而是在獨自朝見神後/

願意拾起勇氣 重新面對生活的大小問題/

我的愛有限 但上帝是無限的/

求主繼續指教我/

指教我如何繼續愛人 愛部落 愛祢

願主幫助我,雖然今年帶的部落跟去年不同,但也同樣學著以基督耶穌的愛來愛這群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花花 的頭像
花花

花花視界

花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