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這首〈功夫打鐵絲〉可以說是整套安魂曲我最難掌握節奏的歌曲。練了幾個月之後,總算在演出前比較能夠catch 到 tempo。

Confutatis maledictis
Flammis acribus addictis,
Voca me cum benedictis.
Oro supplex et acclinis,
Cor contritum quasi cinis,
Gere curam mei finis.
你使該受指責的人羞慚無地,
又將他們投入烈火,
請你招我,與應受祝福的人為伍。
我伏俯在地向你哀求,
我痛心懊悔,心如死灰。
求你照顧我的生死關頭。

       地獄的使者從陰間風馳電掣而出,帶著死神的拘捕令,把惡徒們扔進火裡。「上主啊!我懇求祢,收納我在你樂園之中,讓我一同領收恩屬天的應許。」每逢我思索自己,便覺罪孽深重;也深知自己唯有靠主恩典與救贖,才能脫離時間的苦海。

       哎,有的時候真的不曉得,到底人生在苦什麼,但覺得一切很苦悶,活著有種很累的感覺。大概是自己都很累的逼自己完成一些事情,自以為別人會感激我但其實根本沒人在乎、要對誰誰誰好,盼著他/她哪天也可以回心轉意對我好、與社會衝突的價值觀,卻因害怕他人的眼光而一直壓抑自我,很累。真的很累。只是好像揹負著這些壓力,在世上苟活,可以有一種背負重擔的聖潔感,說自己要學習倚靠上帝面對這些痛。但說真的,有必要嗎?難道一定要經歷這些痛苦嗎?

       有的時候,只想要結束這一切。做完所有的功課、寫完所有的報告、完結所有的鳥事。但我知道,大概不會有這一天來臨,因為每天都會有新的鳥事發生。

       自覺有限、自覺軟弱、自覺無力。還是在逞強啊。

       最後只能俯伏在上帝面前低語,哀求上帝:「饒恕我這個罪人。」悲傷湧上喉頭,哽咽地承認自己有許多的罪性、軟弱需要被你雕琢,然而,現在的我如槁木死灰,毫無生機,求你照顧我在世的最後一日⋯⋯哎⋯⋯哀⋯⋯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花花 的頭像
花花

花花視界

花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